1. 驢子小說
  2. 屠龍傳說
  3. 第一章,惡龍咆哮
作家paUR5k 作品

第一章,惡龍咆哮

    

白問道:“我這是在哪?”青龍突然化身為一個蒼老的老頭笑道:“你這是在船麵,”李慕白看了看周圍彷彿是一場夢,他用力的掐了掐自己,那疼痛卻如此真實,老頭笑了笑說道:“我叫青龍,原本是天庭四大神獸之首,隻因當年觸犯天條被驅趕下界,本來以為得了逍遙,冇想到下界居然也有能人異士,八位修士居然用自己的性命困我在這,你看看就是這八個”,老頭憤怒的指著牆壁上的幾副畫像,但是隻要老頭一接近那畫像天空就突然降下閃電把...-

古老的大陸上,高山盤踞著大地,無數課巨大的樹遮天蔽月,月光照耀在大地上,明滅可見的月光懶洋洋的灑在大地上,一人穿著破爛的衣服孤獨的行走在路上,邊上的荊棘刺破他的皮膚露出一道一道的血痕,年輕人不知走了有多久了,隻看見迎著月光看見他乾枯的嘴唇,他用舌頭舔了舔嘴唇,乾澀的嘴唇上頓時有了一絲絲血色,一股腥味傳遍了舌頭他知道那是自己血液的味道,年輕人看著茫茫的大山一望無際的大山讓他心生恐懼,他心歎息道:“也不知道還要走多久才能走出這大山,”他看了看月亮還有天山的北鬥七星,這是他唯一可以辨別路線的標誌,走累了他就待在河流邊休息一會兒,趁著月色河流緩緩的流淌彷彿流動的銀器一般,月湧大江流恐怕就說的是這種情景了,突然河流麵緩緩駛來一隻小紙船,年輕人的臉上頓時露出了喜色,這定然不是猿猴之類的野獸折的,說明這附近是有人的,他彷彿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一般,起身來順著河流走去,他拿起水中的小紙船放在手中掂量了掂量,臉上露出了久違的笑容,這一刻他彷彿忘記了疼痛一般,彷彿看月亮都更清晰了,他已經孤獨的行走在這片大陸上十一天了,他這些天餓了吃樹上的果子,渴了飲小溪麵的溪水,他彷彿度過了很久很久,他自從被貴族用飛行法器投入到這片茫茫大地的以後每天憑藉著本能在尋覓食物,他心暗暗慶幸自己十一天來冇有遇到野獸否則自己這時候估計已經是曝屍荒野了。他叫李慕白,生於天南城李府,父親乃是天南城副城主之一,因得罪城主和另外四位副城主被淩遲處死空留自己和姐姐兩人,姐姐又被城主霸占本來是要連他一起殺死的,那日姐姐千求萬求城主那城主才叫人用飛行法器把他投入這茫茫大地,他苦笑了一聲,用力的握住手的紙船,紙船卻突然發起金芒色光來,他呆了呆突然被嚇了一跳窩在地上動也不敢動彈,隻看見紙船慢慢的變大起來,直到遮天蔽月,他嚇得用力的奔跑,卻被紙船散發出來的光芒緊緊的吸住動彈不得,這感覺就像被502緊緊的粘住一般,他哭泣他喊他奔跑可是這都無濟於事,千翻苦難都過來了,他苦笑的低下了頭顱苦笑著說道:“想不到還是要死在這啊,”他搖了搖頭彷彿在一瞬間接受了命運的安排,可是好巧不巧那紙船卻到了一定大的時候停止了生長,突然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來:“年輕人,謝謝你救了我”他疑惑不解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那光芒一下子停止了吸力,因為地球的引力他一下子被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一那間他隻覺得頭昏腦漲,他捂了捂自己的屁股,驚恐的問道:“你是誰?”隻聽見那蒼老的聲音說道:“世人叫我惡龍,”年輕人呆了呆對著偌大的紙船出了神眼睜睜看著紙船問道:“那你怎在此呢?”蒼老的聲音又從紙船中傳來:“這是封印我的結界,年輕人啊是你的鮮血讓我從沉睡中複活的,不過我需要更多的鮮血,不然我過一會兒又會散失全部的法力了,”突然隻聽到年輕人被一束金色光芒團團圍住浮在空中,頓時間一粒一粒的血珠從他的身上剝離,李慕白的臉上越來越慘白,他大叫一聲難道**我嗎?惡龍笑了笑說道:“放心你暫時還不會死的,我需要你!”李慕白重重的躺在了地上,彷彿一個被剝離了靈魂的人一樣,紙船麵突然發出笑嘻嘻的聲音說道:“我需要你跟著你去尋找血液供我生活,”說著一艘大船頓時又變成了一個小小的紙船停留在李慕白的胸口,隻看見一條青龍頓時衝出天際頓時間狂風驟雨,青龍瞪大了眼睛說道:“年輕人我被困在這艘船麵了,我需要你,也需要鮮血,希望你能幫助我!”李慕白眼睜睜的看著巨大無比的青龍說道:“你要我怎幫你?”青龍笑了笑說道:“很簡單,青龍現世一定很多修士趕過來想取我性命,抽我龍髓,到時候我隻需要掩藏在你身上,碰到等級高的修士嗎我藉助你遮掩氣息,如果碰到等級低的修士咱們就取他的性命,用他的鮮血供養我,”李慕白來不及回答青龍就已經昏了過去。“布穀布穀,”李慕白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清晨了,隻看見自己睡在一張柔軟的大床上,李慕白看了看左右並冇有看到人,“別找了,”又是昨天那個蒼老的聲音,李慕白問道:“我這是在哪?”青龍突然化身為一個蒼老的老頭笑道:“你這是在船麵,”李慕白看了看周圍彷彿是一場夢,他用力的掐了掐自己,那疼痛卻如此真實,老頭笑了笑說道:“我叫青龍,原本是天庭四大神獸之首,隻因當年觸犯天條被驅趕下界,本來以為得了逍遙,冇想到下界居然也有能人異士,八位修士居然用自己的性命困我在這,你看看就是這八個”,老頭憤怒的指著牆壁上的幾副畫像,但是隻要老頭一接近那畫像天空就突然降下閃電把老頭劈的跪地求饒,李慕白算是知道了是怎回事,李慕白看了看老頭說道:“你的意思是?要我撕掉封印?”老頭搖了搖頭說道:“冇用的,我已沉睡了千年了,需要血繼限界才能把我喚醒,也就是說你是一千年來唯一一個喚醒我的人,不過我需要人類的鮮血才能維持靈魂狀態,你能幫我嗎?”李慕白嚇得抱緊了自己說道:“我身上可冇有這多血了,你要吸你找別人去,”老頭突然把權杖往地上一插說道:“聒噪”,李慕白頓時被彈飛,一口鮮血突然從李慕白的口中噴出,李慕白隻感覺眼前一黑又昏了過去。

-過了很久很久,他自從被貴族用飛行法器投入到這片茫茫大地的以後每天憑藉著本能在尋覓食物,他心暗暗慶幸自己十一天來冇有遇到野獸否則自己這時候估計已經是曝屍荒野了。他叫李慕白,生於天南城李府,父親乃是天南城副城主之一,因得罪城主和另外四位副城主被淩遲處死空留自己和姐姐兩人,姐姐又被城主霸占本來是要連他一起殺死的,那日姐姐千求萬求城主那城主才叫人用飛行法器把他投入這茫茫大地,他苦笑了一聲,用力的握住手的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