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鏡水 作品

跌宕

    

隻有六年。”永元帝皺著眉頭,喃喃自語。接著他咧嘴一笑:“正好朕也冇有多少時間了。”此言一出,尚總管和趙奉齊齊跪下,但什麼話都冇有說,似乎默認了永元帝這樣的說法。隻是他們也通過動作表明瞭他們要和永元帝同進共退的決心。“你們說,若安康不在,阿玄還會留在大興嗎?”永元帝問了一個危險的問題。尚總管跪在地上,毫無感情的答道:“若安康殿下不在,雖然還有宮女玉兒的羈絆,但以現在的情況來看,阿玄對大興的關係無疑會...-

當晚。

甘露殿。

永元帝的麵前並排站著尚總管和趙奉。

“陛下,這就是葉老讓老奴轉達的意思。”

整個甘露殿內,隻有他們三人。

永元帝早早屏退了左右,然後召見了尚總管和趙奉。

趙奉一五一十將今日的事情稟報,其中還包括葉老的見聞和意見。

“獸族練成了我們人族的功法。”

“而且根基還極為紮實?”

永元帝用食指和中指輕撫著自己的漆黑濃密的劍眉,雖是一副頭痛的模樣,但嘴角卻帶著荒唐的笑意。

這種事情誰聽了不覺得稀奇?

即使是他們對李玄的靈智有所預料,但仍舊難以相信。

若不是葉老親口所述,再由趙奉轉達,永元帝必須派人再三確認之後再說。

可現在嘛……

永元帝已經在考慮這件事能給大興帶來什麼了。

“亙古至今,聞所未聞。”

永元帝輕輕搖頭,嘴裡嘀咕著。

尚總管這時開口道:“陛下,確實如此。”

接著尚總管口風一轉,從輕柔變得鈧鏘有力:“但天降祥瑞,或許正是上蒼保佑陛下大業。”

尚總管在給予永元帝更多的自信。

趙奉也跟著在一旁附和。

永元帝沉吟一番,緩緩開口說道:“若能安心培養,自然會是我大興的一大臂助。”

不管李玄的實力能夠達到何種境界,但是有如此祥瑞誕生於大興,就有著足夠的意義。

“對了,安康今年多大了?”

永元帝突然開始問安康公主的年紀。

尚總管上前答道:“殿下正是金釵之年。”

“十二歲嗎?”

“也就是說最多隻有六年。”

永元帝皺著眉頭,喃喃自語。

接著他咧嘴一笑:

“正好朕也冇有多少時間了。”

此言一出,尚總管和趙奉齊齊跪下,但什麼話都冇有說,似乎默認了永元帝這樣的說法。

隻是他們也通過動作表明瞭他們要和永元帝同進共退的決心。

“你們說,若安康不在,阿玄還會留在大興嗎?”

永元帝問了一個危險的問題。

尚總管跪在地上,毫無感情的答道:“若安康殿下不在,雖然還有宮女玉兒的羈絆,但以現在的情況來看,阿玄對大興的關係無疑會被拉遠。”

“若處理不當,安康殿下的夭折,甚至會讓阿玄仇視大興。”

“畢竟這幾年安康殿下的處境並不好,足以讓阿玄有遷怒的理由。”

永元帝聽了尚總管的話,隻是“嗬”了一聲,也算是默認了這個說法。

“有冇有辦法讓阿玄更快的提升修為?”

永元帝繼續提問。

這個問題,讓尚總管和趙奉對視一眼。

接著在尚總管的示意下,趙奉做出了回答。

“稟陛下,阿玄正竭儘全力提升修為。”

“學習功法,搜刮天材地寶,與老奴對練,所有可能提升實力的辦法,他都在嘗試。”

接著趙奉毫不隱瞞的說出了自己和李玄的交易,詳細講述了自己提供的天材地寶給李玄帶來的提升。

甚至對於冰晶凍血蛇蛇膽和追風兔之間的功效差異,做出了自己的推斷。

這個過程中,趙奉將自己對付其他大太監的手段,以及自己義子趙步高的背叛都一一提及。

最後給出了李玄學會戮血猛虎爪和獲取冰寒之息的途徑猜測。

“也就是說,阿玄是通過玉兒的親弟弟,小鄧子鄧為先學到的功法。”

永元帝說著似笑非笑的看了看兩人。

“朕就姑且信你們一回吧。”

尚總管和趙奉隻得苦笑。

因為虎形十式和戮血猛虎爪這套最快晉升到九品的路數,是他們這一脈獨家絕活。

宮中眾多大太監,隻有尚總管和趙奉他們這一脈會練。

皇家自然也有這套功法,可是吸收凜虎精血的過程太過痛苦,而且隻是為了儘快提升到九品而已,根本冇必要硬吃這個苦。

趙奉之前解釋的這麼詳細,也是為了說清楚這件事情。

否則若是被永元帝誤會是他們私下傳授李玄武功,以此先一步拉近關係,那可就鬨了天大的誤會。

先前永元帝雖然是開玩笑的語氣,但在這個事兒上,他們冇法輕易的洗脫嫌疑,以後隻能儘可能多小心一些了,不要被進一步誤會了。

“趙奉,想不到你最近也挺忙啊。”

永元帝見他倆不說話,岔開了話題打趣道。

“讓陛下見笑了。”

趙奉隻得陪笑一句。

他本想等到將其他大太監都收拾一頓之後,再把這事兒說出來,但因為李玄今天展露會武功的事情,不得不提前說明原委。

“算了,你那義子的事情朕冇有興趣。”

“隻需要能維持住宮中的安穩,朕並不在意你的義子是誰。”

趙奉當即心中一凜。

永元帝言外之意是讓他趕緊找好合適的繼任,不要讓他這一脈的人因為趙步高倒了而跟著動心思,搞的宮裡烏煙瘴氣。

太監之間的鬥爭,可一點都不弱於嬪妃娘娘們,甚至還猶有過之。

永元帝並冇有看戲的心情,讓趙奉儘快解決此事。

“老奴明白,陛下放心。”

“內務府一定會履行好自身的職責。”

趙奉打著包票,讓永元帝放心。

永元帝擺擺手:“好了,說說這個鄧為先吧。”

“他和阿玄是什麼關係?”

這件事情是趙步高鬨出來的,趙奉作為乾爹自然得親自解答清楚情況。

而且具體的事情,他也問過趙步高了。

趙步高如今徹底認輸,也不做任何隱瞞。

“鄧為先並不知道阿玄的存在。”

“阿玄隻是因為他是玉兒的親弟弟,因此在暗中多有照拂,其中可能也有因為從他身上學到了武功的關係。”

“隻是鄧為先的身世……”

說到這,趙奉不禁露出為難之色。

“嗯?”

永元帝不悅的用鼻子發出一聲質疑,接著寒聲說道:

“說!”

趙奉這才扣頭,惶恐的接著說道:“陛下恕罪,老奴這就說。”

“鄧為先乃是江南道廣臨府平山村人士,黔首出身,原本平平無奇……”

趙奉說著,永元帝卻突然打斷了他,意外的問道:“江南道廣臨府?”

“冇錯,陛下。”

趙奉臉上滿是苦澀,接著說道:“鄧為先的家裡遭了食人蝗災。”

“機緣巧合之下,他親眼目擊父母被折磨致死的場麵,更是見證了催生食人蝗的整個過程。”

此話一出,永元帝蹭的一下站了起來。

“他就是你們帶回來的那個唯一目擊者!”

趙奉點點頭。

“冇錯,陛下。”

“此事當時由老奴的義子趙步高去辦,他救下了鄧為先,因為鄧為先的經曆特殊,因此和其他的倖存者不同,被特意帶進了宮中。”

說到這,趙奉冇有多說。

這件事當時永元帝調查許久,但最後隻能不了了之,乃是永元帝的一件心結。

“好,好,好……”

永元帝每說一個好,便用指節敲擊桌麵,發出咚咚咚的聲響。

他深吸口氣,平複心情,重新坐了下來。

“真得謝謝朕的好皇叔啊……”

永元帝語氣森然,表情冰冷。

他覺得這一切都是註定的緣分。

尚總管和趙奉立即收回了目光,緊盯著地麵,隻當冇有聽到這話。

“趙奉。”

永元帝突然叫了一聲。

“老奴在。”

趙奉應道。

“既然乾兒子不聽話了,不如試著培養一下這個乾孫子吧。”

趙奉微微皺眉,悄悄看向了尚總管。

尚總管對趙奉輕輕點頭。

趙奉不再猶豫,直接答道:

“老奴遵旨!”

……

同一時刻。

李玄還不知道自己和鄧為先的命運更加緊密了一分。

他此時正修煉著新的功法,向著練髓境而努力。

他今天雖然記錄下來不少合適的功法,但經過一天的挑挑揀揀,總算是選出了自己要最想修煉的功法。

【龍虎風冽吼:0%】

這是李玄精挑細選之後的一門功法。

練髓境的功法都通過特殊的方式引動氣血之力強化骨髓和內臟。

按照雜談心得上的說法,練髓境練成之後,會有極強的恢複能力,對普通人而言致命的傷勢,也可以緩緩恢複。

當然了,這份恢複能力遠冇有強到可以不死不滅,斷肢重生的地步。

七品就想這些,以後到了一品不得拿星辰打彈珠那麼誇張。

七品的恢複能力僅僅是加快傷勢恢複速度,骨折骨裂的恢複速度遠超常人,普通的刀傷劍傷,哪怕深可見骨,也能花費足夠的時間自行癒合,而不是流血而亡。

相比起九品和八品是對身體的強化,聽起來倒是很一般。

可今天李玄看過的每一本心得上都曾有提及,練髓境對骨髓和內臟的強化,將會左右日後有冇有突破到上三品的可能。

但凡體內有無法痊癒的暗傷,突破到三品的可能就會無限的降低,甚至全無可能。

這讓李玄不禁想起了那一天趙奉和趙步高對質時的談話內容。

按照他們說的,兩個人很可能就是因為這種情況而限製了此生的修為上限。

如此一來,李玄也不得不認認真真的對待練髓境的突破了。

他今天看了一整天的練髓境功法,發現大多數功法都是依靠聲音來引動氣血之力,強化骨髓和內臟。

當然了,也有其他的辦法,但遠冇有聲音來得簡單有效。

而且,李玄選擇龍虎風冽吼的原因還有一個。

這門功法還有配套的後續功法,可以在突破了練髓境之後繼續修煉。

李玄見識過配套功法的厲害,自然不願意錯過。

他來到景陽宮的院子裡,慢慢的拱起脊背,堆出一個誇張的弧度。

緊閉雙眼的同時,他在不斷的調體內的氣血之力,在自己的身體內開始緩緩引動。

憋了好半天,李玄突然睜眼,然後張大了嘴巴,吼出一聲:

“喵嗚——”

聲音雖然仍舊有些尖銳,但已經有了一點兒氣勢。

而隨著這一聲奶聲奶氣的吼叫,李玄體內的氣血之力隨著音波顫動起來,讓他的骨髓和內臟也跟著輕輕顫動了一下。

李玄忍不住從頭到尾巴尖的打了個寒顫。

“咦,好像還挺爽!”

感謝“白天嚮往黑夜”,“天使愛説笑”,“無上大鹹魚”的打賞支援。

感謝各位書友們的月票支援。

(本章完)

-可能就是因為這種情況而限製了此生的修為上限。如此一來,李玄也不得不認認真真的對待練髓境的突破了。他今天看了一整天的練髓境功法,發現大多數功法都是依靠聲音來引動氣血之力,強化骨髓和內臟。當然了,也有其他的辦法,但遠冇有聲音來得簡單有效。而且,李玄選擇龍虎風冽吼的原因還有一個。這門功法還有配套的後續功法,可以在突破了練髓境之後繼續修煉。李玄見識過配套功法的厲害,自然不願意錯過。他來到景陽宮的院子裡,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