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康子 作品

無題的第二天

    

年老的男子對著周圍穿著黑西裝的男子們發出了命令。一分鐘過後,巷子恢複了寧靜。這時,巷子裡出現了一個人影。“啊這,這是哪裡?”人影看著這個巷子疑問道。這時,她看向了外麵,“看來這裡是‘文野’啊”她感歎道。巷子外麵,映入眼簾地是選處那高大而壓抑無比的五棟大樓。“而且還是先代首領統領的啊。”那個人影身高看起來一米五八,身穿白色長袖上衣,黑色緊身短褲和黑色皮鞋,手上的黑色手套緊貼著那個人影的纖纖玉手,臉上...-

“喂,前麵那個女孩把你身上的錢財都交出來,我們幾個就放你一命怎麼樣。”幾個男人的頭頭說道。

“真的嗎?”清水康子問道。

“嗬,小姑娘當然是真的了,好好把錢財交出來,我們就放過你。”一個小混混搓了搓手道。

“好哦!如果你們能拿得到的話。”清水康子說道。

“嘿!你這小丫頭片子。看我不弄死你,大夥給我上。”小混混說著,便向清水康子揮起了拳頭,其他幾個人也跟著揍了上去。

清水康子往旁邊一躲,幾個小混混便落了個空。

“你這小丫頭片子還想著躲,給我看招。”其中一個小混混又揍了過去。就快揍到清水康子前,那個小混混就被一道紅光踢到了一旁。

“不好,是羊之王。快跑!”小混混們邊說邊往外跑去。

“你們這些傢夥跑什麼啊?”那個赫發鈷藍色眼眸的少年說道。

之後,那幾個小混混被那個少年給胖揍了一頓。

“對不起,我們再也不趕了。”小混混們求饒道。

“趕緊滾!”那個少年說道。

那個少年轉頭看向清水康子說道:“喂,你應該是外麵來的吧,下次彆來擂缽街了。”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主要是因為我有點好奇,所以纔過來的。”清水康子很愧疚地(?)說道。

“嘖!”那個少年拉了拉頭上的帽子。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我想交個朋友!”清水康子微笑著說道。

“中原中也。”中也說道。

“好的,我知道了。我先回去了,今天謝謝你的救命之恩。”清水康子鞠躬道謝。

中也轉頭就走進了小巷裡。

“啊啦,【書】給我導航唄,我冇記住過來時的路。”清水康子對【書】說道。

【……回頭直走】【書】說道。

“謝啦!”

———經過一係列的導航後———

“啊!終於回來啦!”清水康子說道。

“嗯……想寫一些關於人性的故事,但是又想不出來,這該怎麼辦啊!”清水康子苦惱道。

“算了,寫彆的故事吧!”清水康子決定道。

[在一個夜晚之中,一個廢棄的古院中,傳來了“外來者”的聲音。

“喂,我說,你們幾個確定這裡是‘人偶師’李青燕的住所嗎?”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子對前麵兩位同伴問道,“你就放一百個心吧,我的金主大人。這裡絕對是‘人偶師’的住所。”其中一個同伴轉頭回覆著女子。“噓!小點聲,我們要進去了。”另一個同伴說道。“吱——”大門被輕輕地推開,三人進入院內。“啊——救命啊——”慘叫聲戛然而止……

“吱呀——”大門被風吹得搖搖晃晃,它慢慢地停了下來,大門慢慢地合上,隻露出來了一條小縫。透過門縫看去,隻見那主院的門口外掛著的三條黑色身影,正是那剛進去三人的屍體。]

“完了完了,怎麼辦,靈感怎麼就突然冇有了呢!嗚—嗚—”清水康子哭慘著自言自語道。

-“我”的樣子,名字是鈴木音跡。看到名字的瞬間,我轉身便走了。“力量是促進人們**的一把鑰匙。”而“我”就是他們**的鑰匙。而我/“我”要摧毀這所研究所!摧毀這把鑰匙!摧毀……我/“我”自己!群鳥在研究所附近倒上了汽油,而我/“我”則點燃了烈火!我/“我”站在了研究所的頂樓,耳邊傳來了警報聲,火勢蔓延,所內傳來了交錯雜亂的腳步聲,群鳥在天空中飛翔,在我/“我”耳邊鳴叫著。【何為玄鳥?它又有著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