蒸服辣 作品

搜查係的新人

    

可真是夠壞的。”“不過——”田真真摸著下巴,好奇道:“新人?是不是那個在東京警校裡也十分顯眼的話題人物?”“誰知道呢。”樸昌賢嗤了一聲,仰起下巴,那張明明是平平無奇的臉龐上莫名顯露出幾分尖酸,倒三角眼,電視劇裡經典的反派角色。“怎麼樣,來都來了,要不要一起看看富豪小姐狼狽回去的場景?這樣的事可是不多見哦。”“唔,還真是可惡呢。不過既然我什麼壞事也冇做的話,看看也冇什麼要緊的吧。”-一陣涼風拂過。東...-

1.

東京警局。

“局長,您說要遞派我一個人手,是誰呢?”

尹申龍站在局長的辦公桌前,接過了檔案,祈禱道:“應該是個能乾優秀的傢夥吧,最近我手下可是很忙的哦。”

等到尹申龍期待地打開,目光一眼就瞥到見到照片欄那一塊。

——是一個十分清秀可愛的女孩子,說女人都不太恰當,她身上還冇有那種成熟的韻味,反倒是惹人憐惜的美麗。

放到R國應該很受歡迎。

尹申龍咦了聲,皺了皺眉:“局長,您認真的?這樣的小鬼,怎麼能被安排到我的手下?我可是已經夠忙的了。”

尹申龍有心拒絕,但說出的話著實不假。

他可是東京警局的一級警長,市內的重大案件都要經過他的手偵查。

局長搖搖頭,“申龍,你知道這女孩子是誰麼?”

“不管是誰都不行啦,這是原則問題。”尹申龍一臉嚴肅。

“即使是政界和經濟界的大佬,傳說的周家也不行麼,申龍?”

“當然不……啊?”尹申龍愣住了。

-

H國首爾,郊區。

一棟十分華麗的彆墅矗立在森林裡。

在這片廣袤的綠色森林裡,氣溫似乎也變得幽涼而宜人,就像是在炎炎夏日裡找到一處避風的港灣。

“瓏xi,是今天就要走麼?”

彆墅內,一個衣著極其雍容華貴的女人,她看起來還十分年輕,完全不像是一位二十歲女孩的母親,金秀珠的手指輕輕擦過女兒的臉,不捨地問。

周瓏回抱住母親,雖然和母親一樣,有些不捨,但是更多的是對未來警局生涯的期待。

“當然,今天下午就要報到,母親,我還不想一見麵就留給大傢什麼不好的印象啦。”

“好吧,不過不和你爺爺告彆嗎,瓏xi?”

周瓏聽到金秀珠這麼問,眨了眨眼,無奈道:“可是爺爺待在樓上的房間裡不肯出來,說不忍心見我最後一麵,真是,我又不是不回來啦。”

“但在你爺爺的眼裡,瓏xi居然會選擇去做那麼偉大的工作,是一個天使一般的女孩子呢。”

“真的麼?”周瓏還從來冇有聽爺爺當著她的麵這麼說過,“那我一定要成為一名厲害的警官哦。”

“欸?”

“這樣纔不辜負爺爺的誇獎啦。”

-

辦公廳。

尹申龍拿回了那份檔案,啪地丟在沙發上,辦公廳裡還有人,都是尹申龍口中忙得厲害的手下。

“警長這是怎麼了?”

尹申龍從鼻子裡哼了一聲,說:“以後我們搜查係又來一位新人了。”

剛問話的李敏尊配合地鼓了鼓掌,不過看尹申龍的臉色,就知道他應該是對這個新人不太滿意的,隻是尹申龍不會是忍耐的人,如果不滿的話,他也應該會直接和局長說的,怎麼還會把新人接下來呢?

他腳趾動了動,思索,看來這個新人不太一般哦。

“是什麼樣的新人呢?”想著,李敏尊好奇問出聲。

尹申龍雙手抱胸,站在沙發旁邊,他已經四十好幾,人到中年要發福的年紀,不過他保養得還是挺不錯的,至少現在身材也冇有像局長那樣走形。

“怎麼說呢?是個,十分有錢有勢的新人。”

他不懷好意地開口。

“什麼嘛?”

有人嘁了聲。

首樸市的打工族,即便是警察,也逃脫不了仇富的心理。

尹申龍說:“好了,對方今天下午五點就會來報道。”

李敏尊皺眉,“警長,難道我們就任由他進來麼?這實在太不公平了吧,對我,對所有人。每年都要篩選掉大批人,纔有機會進東京警局的。”

那些微不足道的好奇心在聽到警長說起對方是個有錢人時消失了,真是的,有錢人的話,就好好去旅遊好了,為什麼要來乾擾他們的工作,真是閒得無聊了嘛。

他們可是已經非常忙碌的了。

尹申龍聳聳肩,道:“這是局長的命令。”

看來冇有辦法了。

但……

“距離怪盜X偷名畫的倒計時隻有五天了,大家都在準備,現在哪有功夫照顧人啊。”

一個月前,大名鼎鼎的怪盜X對尹申龍作了預告,說自己將會在這個月的十五號偷盜出首樸美術館最昂貴的名畫。

當著所有警察的麵。

啊,真是猖狂。

尹申龍痛恨這樣的人,比起有錢人來說,這樣的存在更是對他職業生涯的侮辱。

怪盜X已經在尹申龍手下逃竄了數年,至今冇有被逮捕。

尹申龍說:“誰讓你們一直照顧她了?新來的傢夥就應該去做一些冇人願意做的艱苦活計吧,我猜那傢夥從小鬼開始就嬌生慣養,稍微嚐點苦頭,或許很快就無法忍受地要囔囔離職。”

雖說對方是周家的孩子,給予了東京警局許多金錢方麵的資助,但是果然,有錢人的存在還是讓他這種勤勤懇懇數十年,才當上一級警長的人很不爽呢。

何況,還是個女孩子。

負責審訊的樸昌賢從沙發上撿起那份檔案,翻開去看,做出一副誇張的神情,張大嘴巴:“居然還是個女孩麼?真是不可思議,富家千金做警員這件事。”

“……”

尹申龍皺眉:“昌賢,你在說什麼啊?警員莫非是什麼不好的職業麼?”

“冇有啦,警長。不過既然是個女孩子的話,可能稍使手段就會讓她退縮吧。”

說到這兒,樸昌賢的平平無奇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受不了昌賢,笑的確實醜陋得像電視劇裡的反派角色。”

“你說什麼呢?”

樸昌賢收斂笑意,臉色變得冷漠,然後將他的計劃告知了辦公廳裡的所有人。

“唔……是個好主意。”

-

“果然,身為警員,正義的化身的話,如果這樣做,內心還是會覺得有點過分。”

東京警局門口的車道上,心腸最軟的吳海鎮蹲在地上嘀咕,他垂下眼,地麵上全是一排排擺放整齊的長釘,晴朗的陽光照在地麵上,釘子的柄部發散出凜凜寒光。

一圈圈螺旋紋路刻在柄部上。

吳海鎮的旁邊就是樸昌賢。

樸昌賢手還在擺弄著從審訊室的箱子裡找出的鐵釘。

這鐵釘是專門用來恐嚇犯人的,因此從外表上看極其尖銳。

樸昌賢看也不看吳海鎮一眼,他總是這麼蠢笨無知,根本不知道如果多來一個新人會帶來什麼樣的後果——尤其是那樣有後台的新人。

他可是想當上科長的存在啊。

“沒關係的,讓她知道一下,我們有多不歡迎她來而已。如果識趣退出的話,我們可不會繼續為難她。”

“好吧,但願如你所說。”

不遠處的車道拐彎點出現一輛豐田警車,正以不急不緩的速度駛向警局。

在警車即將抵達警局前排,低頭的吳海鎮聽到警車的引擎聲抬起頭,麵色一變:“請等一下!前麵有釘子!”

——警車驀地刹住。

車門打開,一個衣著時尚乾練的女警下來,腳踩上冰冷的水泥地麵,“你說什麼?路麵有釘子的話,車開過去是會爆胎的,違反道路交通法。”

“咦,居然是田真真你麼?不好意思,這是昌賢的命令。”

“昌賢?”

“是這樣的冇錯。因為聽警長說,馬上會有一個富豪大小姐開高級房車來。”

被稱作田真真的女警皺了下眉,搖頭:“什麼嘛,那昌賢可真是夠壞的。”

“不過——”

田真真摸著下巴,好奇道:“新人?是不是那個在東京警校裡也十分顯眼的話題人物?”

“誰知道呢。”

樸昌賢嗤了一聲,仰起下巴,那張明明是平平無奇的臉龐上莫名顯露出幾分尖酸,倒三角眼,電視劇裡經典的反派角色。

“怎麼樣,來都來了,要不要一起看看富豪小姐狼狽回去的場景?這樣的事可是不多見哦。”

“唔,還真是可惡呢。不過既然我什麼壞事也冇做的話,看看也冇什麼要緊的吧。”

-

一陣涼風拂過。

東京的天氣時好時壞,上一秒還是炎炎夏日,下一刻就變成陰雲密佈,穿著短袖守株待兔的三人組冷得一哆嗦。

“見鬼的天氣!新人怎麼還冇來?”

樸昌賢抖了抖腳,在警局門口的草地轉來轉去。

吳海鎮聳聳肩:“誰知道怎麼回事。”

“現在什麼時候了?”

“唔……四點五十三。”

還有七分鐘。

“什麼嘛,早知道這樣就不浪費時間了,新人不會不來吧?不管怎麼說,真是冇有禮貌的傢夥呢。”

“今天的陷阱難道白佈置那麼久?”

樸昌賢恨恨說著,因為寒冷而不斷髮顫的手和身體,他準備點一根菸,“果然,新人真是討厭至極,儘是麻煩。”

“昂,煩請昌賢你不要點菸,我討厭聞這種怪味。”

“……真是。”

樸昌賢深吸一口氣,把從褲子裡剛剛掏出的打火機又放回了口袋。

吳海鎮正蹲在地上搓手取暖。

“咦?那是什麼?”

一陣轟隆隆的聲音在警局上空響起,三個人一齊循著聲音向上望過去,田真真驚呼一聲,“是直升機欸!”

樸昌賢真是很少能見到這樣的場麵,有錢人才能買得起直升機,但很不幸,首樸雖然是首都,但有錢人普遍低調。

起碼,這還是樸昌賢活了二十八年,頭一回可以這麼近距離地看到直升機。

下一刻,飛機降落帶來的強氣流刮過了草地,不遠處地麵上的鐵釘被吹得四分五散。

“該死!”

樸昌賢正向後狼狽逃竄,見到這一幕不由罵道。

果然。

這個下午是白忙活了。

強烈的氣流帶動草地和道路附近的灰塵未完全散去,視線模糊時,狼狽的三人突然聽到一道十分年輕的女聲。

“你們好哦,我是前來辦公廳搜查係報到的周瓏。”

灰塵終於完全散開。

在直升飛機的艙口,有一道纖細的人影,看樣子就是三人一直在等待的大小姐新人。

所以說……他們的方向其實一開始就努力錯了?

“那麼以後,煩請大家多多關照。”

-不過那次的拍賣會因為臨時要處理另一件重要的事而冇有拍賣到作品,冇想到《自由女神》最後居然被收藏在首樸美術館。”“不過怪盜X既然要偷這幅畫的話,為什麼不把畫像藏起來呢?如果就這麼被偷走的話,真是一件十分痛心的事。”“但是怪盜X在那一天一定會再來首樸美術館,與其藏起目標不知道他究竟要做什麼,倒不如直接嚴陣以待吧。”李敏尊這時轉頭看向尹申龍警長的方向,微笑道:“隻要抓住怪盜X就好了。我相信憑藉警長的英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