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七七一 作品

緣分

    

此時的情況似乎不容多想。她跟著女生的步伐,一路小跑,直到兩人來到一輛車前。女生迅速打開車門,將何念推進車內,自己也緊隨其後坐了進去。車子立刻啟動,疾馳而去。隨著車輛疾馳,何唸的心跳也隨之加速。她剛坐下,耳邊就充斥著嘈雜的喧囂和追趕的腳步聲。她迅速回頭,隻見一群人正緊追不捨,何念努力分析著眼前的一切,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這裡似乎不太正常。“你想什麼呢?你睡糊塗了?”“不好意思,江妍我……我不記得了。...-

“死了?正好缺個試驗品,就你了。”

——

“何念!何念!快醒醒!”

那雙焦急的手更加用力地搖晃著沙發上沉睡的人,聲音中透露出無法掩飾的緊張和關切。

“嗯?”何念緩緩睜開眼,眼前的景象逐漸清晰,她眨了眨眼,試圖驅散眼前的朦朧,疑惑地問:“這是哪裡?”

"你糊塗了?他們來了,我們必須馬上離開!"那個人焦急地說著,同時拉起何唸的手,快步向門口跑去。

"這裡撐不住了,我們不能在這裡久留。有人在外麵接應我們,快點,我們得趕緊離開這裡!"

何念被那位女生緊緊拉著,她的臉上寫滿了疑惑,但此時的情況似乎不容多想。

她跟著女生的步伐,一路小跑,直到兩人來到一輛車前。

女生迅速打開車門,將何念推進車內,自己也緊隨其後坐了進去。車子立刻啟動,疾馳而去。

隨著車輛疾馳,何唸的心跳也隨之加速。她剛坐下,耳邊就充斥著嘈雜的喧囂和追趕的腳步聲。

她迅速回頭,隻見一群人正緊追不捨,何念努力分析著眼前的一切,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

這裡似乎不太正常。

“你想什麼呢?你睡糊塗了?”

“不好意思,江妍我……我不記得了。”何念看見她胸口上的名字,不好意思的開了口,聲音中帶著一絲迷茫。

她轉過頭,直視著女生的眼睛,誠懇地請求道:“你能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嗎?我們為什麼會被人追趕?我們接下來要去哪裡?”

聽到何唸的回答,女生瞬間瞪大了眼睛。她的臉上寫滿了驚愕,那雙原本平靜如水的眼眸此刻卻像湖麵被投入了一塊巨石,泛起了層層漣漪。

“你該不會失憶了吧?”

看著何念那迷茫的眼神,女生歎了口氣:“好吧,那我給你從頭講起。我們之所以會被追趕,是因為你……我們捲入了一場複雜的紛爭。”

“我們生活的這裡,每個人都在與一種名為“**”的實體搏鬥,以捕獲它為生。當生命消逝,先前捕獲的“**”會重新釋放,迴歸自然循環。然而,自我們的父輩時代起,一個名叫沈淮的人打破了這一平衡。”

“他狡猾地派出手下,大肆蒐羅“**”,並以天價出售給那些渴望生存的人們。這種新奇的商業模式迅速在社會上蔓延,引發了一場模仿的狂潮。

“隨著時間的推移,社會逐漸分裂成兩個極端。那些能夠支付高昂價格的富人,手握大量“**”,愈發富有和強大;而那些無力購買的窮人,則陷入了絕望的深淵,為了生存不得不自相殘殺。”

“**——”何念低語著,這個詞語在她的舌尖上滾動,彷彿帶著一種沉重的力量。

“對。而且政府麵對這一局勢,表麵上與沈淮進行談判,試圖平息紛爭,但實則背地裡與他勾結,成為了這場黑暗交易的幕後推手。他們縱容沈淮的貪婪,任由社會陷入混亂。”

“最終,這場無休無止的爭鬥導致了一個可怕的後果:大部分人因買不起“**”而喪命,而“**”本身也變得愈發稀少。社會的平衡被徹底打破,人們生活在恐懼和絕望之中。”

“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為了終結沈淮的統治,摧毀他的商業帝國,讓“**”重新迴歸自然循環,恢複社會的和平你,成立了叫做‘H’的組織”

何唸的手指輕輕指向自己,她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困惑和驚訝:“我?”

“對啊,我可以第一個加入的。”

何念並冇有立即回答,她的眼神顯得有些迷離,彷彿在思考著什麼。過了片刻,她簡單地點了點頭伸手揉了揉額頭,輕輕歎了口氣。

隨著車輛的疾馳,車後原本追逐的人群不知何時已消失得無影無蹤,彷彿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吞噬。原本充斥著混亂與嘈雜的城市,也逐漸被眼前的綠色所替代。

“這是哪裡?”何念看著眼前茂密的樹葉,還有透過樹葉間隙灑下的斑駁陽光,她的眼中滿是疑惑。

江妍見狀,忍不住笑了一聲,那笑聲清脆悅耳,她輕聲解釋道:“看來你什麼也不記得了,這是我們的秘密基地,還是你親自挑選的地方呢。”

隨著車輛緩緩停靠在一條寬闊而靜謐的道路上,道路兩旁是高大的樹木,枝葉繁茂,形成了一道天然的屏障。

江妍率先下車,她看著前方映入眼簾的古老大門,門上雕刻著複雜的圖案,散發著一種神秘而莊重的氣息。

“我們進去吧。”

“好。”何念緊跟在身後,走了進去。

隨著她們的步伐,大門緩緩打開,發出低沉而悠長的聲音。門後是一個寬闊的庭院,四周是古樸的建築,錯落有致地分佈在各個角落。院中的地麵上鋪著青石,踩上去發出清脆的響聲。

江妍帶著何念穿過庭院,來到了一個寬敞的大廳。大廳中擺放著各種設備和資料,還有一些人正在忙碌地工作著。

樓上,幾個房間整齊地排列著,門牌號清晰可見。何念抬頭看著這些房間,心中不禁產生了一種莫名的情緒。她指了指樓上,開口問道:“我在哪裡?”

江妍微笑著指了指一個房間,說道:“你的房間在201。我看你似乎有些累了,要不要先休息一下?”

何念輕輕地點了點頭,:“好,我太累了。接下來如果有什麼事情,麻煩你先幫我處理一下。”

江妍拍了拍何唸的肩膀,安慰道:“彆擔心,你去休息吧。”

得到江妍的迴應後,何唸的心情稍微輕鬆了一些,她順著樓梯,拿出鑰匙,插入鎖孔,旋轉,然後推開門,走了進去。

門剛關上,何念就感到一陣前所未有的疲憊湧上心頭。她彷彿失去了所有的力氣,整個人如同一灘爛泥般癱倒在了地上。

地板的涼意透過衣物傳遞到她的肌膚,但她卻毫不在意,隻是靜靜地躺在地上,任由自己的身體放鬆。

她閉上眼睛,試圖讓內心的情緒平靜下來。然而,那些紛亂的思緒卻像潮水般湧來,一浪接著一浪,不斷地衝擊著她的心靈。

她明明記得自己死了,為什麼現在卻出現在了這裡?這是什麼地方?

眼下,唯一知道的就是要殺死一個叫做“江淮”的人,或許完成任務,自己就可以離開了。

“江淮。”何念坐在床邊,雙手緊緊抱住膝蓋,她的眉頭緊鎖,口中不停地重複著這個名字。

這個名字像是一個魔咒,不斷地在她的腦海中迴盪,讓她感到一陣莫名的頭疼。

“你在叫我?”

“誰?”

聽到窗邊傳來的聲音,何念心臟猛地一跳,她立刻站起來,身體緊繃,眼神警惕地望向窗戶。

不知何時已經夜色如墨,窗外的景色模糊不清,隻有偶爾的微風輕輕吹過,帶動窗簾輕輕搖曳。何念屏住呼吸,耳朵豎得高高的,努力捕捉著窗外的任何一點動靜。

“你說呢?”

何唸的心跳瞬間加速,她瞪大了眼睛,看著那個一步步靠近的身影。

那人一身黑色的衣服,彷彿融入了周圍的夜色,隻有那雙紅色的眼睛在黑暗中格外醒目。他的肩膀上,一隻烏鴉靜靜地站著,偶爾發出幾聲沙啞的叫聲,更增添了幾分詭異的氣氛。

“剛剛還叫我名字了。”

聲音再次響起,帶著一種玩世不恭的笑意。何念感到一陣寒意從心底升起,她努力讓自己保持冷靜,但聲音中的顫抖卻難以掩飾。

“你想乾什麼?”何念鼓起勇氣問道,同時後退了幾步,試圖與江淮保持距離。

何念迅速掃視四周,她的目光在房間中快速搜尋,最終定格在一張桌子上的一把水果刀上。

她立即衝向那張桌子,毫不猶豫地拿起水果刀,然後轉身麵向江淮,將刀尖對準他:“再動一步,我就殺了你。”

那把刀在微弱的燈光下閃著寒光,何唸的手雖然有些顫抖,眼神卻異常堅定。

江淮停下了腳步,他的紅色雙眼在黑暗中閃爍著光芒,似乎對何唸的反應感到有些意外。他微微揚起頭,看著何念手中的刀,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

“哎呀呀,現在怎麼變臉了?”江淮帶著一絲調侃的語氣說道,聲音低沉而富有磁性。他雙手高高舉起,手掌向外:“我不會傷害你,我隻是想來看看你。”

何念狠狠地瞪著他,明亮的眼睛充滿了戒備。聲音也變得冷硬:“你想做什麼?”

“冇什麼。”江淮搖了搖頭:“來到這裡適應嗎?”

“你說什麼?”

“看來你還冇明白。”江淮的笑容裡透露出一絲狡黠,他伸手輕輕撫摸了一下肩膀上的烏鴉,那隻烏鴉似乎感受到了他的動作,微微晃動了一下腦袋。

他繼續說道:“我把你帶到這裡,你可要好好享受,這可是我花了很大功夫才造出來的。”

何念聽到這話,心中一緊,她緊咬著牙,努力不讓自己顯得太過害怕,但聲音中仍透露出明顯的顫抖:“為什麼偏偏是我?”

江淮看著何念,那雙紅色的雙眼在黑暗中閃爍著異樣的光芒。他淡淡地開口:“緣分?或許是吧。恰好遇到了你,你很幸運。”

許念冇有說話,隻是雙眼直直的盯著江淮,她的嘴唇緊閉,彷彿在努力抑製住內心的情緒,不讓它們輕易地流露出來。

“彆擔心,你可以離開。”江淮看著她,微微一笑:“殺了我,你就成功了。”

“當然,我也不會讓你太容易的。”

帶著那略帶調侃的笑聲,江淮一步步走向窗戶,身影在光線的映照下逐漸變得模糊。

“祝你好運。”

何念眼睜睜地看著他,心中充滿了憤怒與不解。就在她以為他會停下來解釋些什麼的時候,江淮的身影卻在一瞬間消失在了窗外,彷彿融入了空氣之中。

何念愣在原地,雙眼緊緊盯著窗戶,彷彿想要看穿那層玻璃,找到江淮離去的蹤跡。

然而,窗外隻有一片寂靜,冇有任何動靜,彷彿什麼也冇發生。

-持距離。何念迅速掃視四周,她的目光在房間中快速搜尋,最終定格在一張桌子上的一把水果刀上。她立即衝向那張桌子,毫不猶豫地拿起水果刀,然後轉身麵向江淮,將刀尖對準他:“再動一步,我就殺了你。”那把刀在微弱的燈光下閃著寒光,何唸的手雖然有些顫抖,眼神卻異常堅定。江淮停下了腳步,他的紅色雙眼在黑暗中閃爍著光芒,似乎對何唸的反應感到有些意外。他微微揚起頭,看著何念手中的刀,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哎呀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