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溪無風 作品

第 3 章

    

匠人們的心血,承載了他們的意誌。在主人長期的陪伴和熏陶下,文物有一定的概率能形成自我意識,即為器靈。不過大部分的器靈意識還很薄弱,時常處於沉睡狀態。或者器靈處於新生階段,還冇掌握與外界溝通的技巧。香燭和青瓷碗這種器靈還是屬於少數。在這曆史悠久的寶庫裡,一半以上的文物都孕育出了器靈,不過大部分處於沉睡狀態。還有一種特殊的情況,文物曾經有過器靈,不過因種種原因,文物破損致使器靈破碎,失去了意識。宋知蘊...-

唐樹森點點頭,打開筆記本:“目前有4家市直單位需要調配負責人,分彆是房產局、財政局、廣電局和報社。房產局的一把因病去世,財政局的一把前段時間考上副廳到省裡任職去了,目前這兩個單位都是由副局長主持工作,這二位副局長都是副處級。

然後就是廣電局和報社,廣電局原局長楚恒剛調任宣傳部常務副部長,現在是由副局長袁立誌主持局裡的工作。報社原黨委書記兼社長李有為因為經濟問題被雙規,現在是總編輯文遠主持報社工作,這二位主持都是正處級。”

唐樹森說完,景浩然看著大家:“關於這四家單位一把手的人選問題,大家談談看法。”

吳惠文先發言:“我談一下房產局和財政局,目前這兩個單位主持工作的都是副處,根據景書記的意思,他們顯然不適合個彆提拔,而長時間主持下去,無論對市政府,還是對兩家單位,都有很多不便之處,所以我的想法是,從市政府選派兩位正處級副秘書長擔任這兩個局的局長。”

吳惠文接著說了這兩位副秘書長的名字。

吳惠文是市長,市政府下屬的局長她提名順理成章,大家一致同意。

然後吳惠文道:“廣電局和報社屬於宣傳係統,還是請洪剛部長定奪吧。”

景浩然看著徐洪剛:“洪剛部長,你來說說。”

徐洪剛點點頭:“在談這個問題之前,我想先說一下,我剛從省裡調到江州工作不久,對江州全麵的情況還在熟悉之中,對其他行業和係統的人員還不是很瞭解,這段時間重點熟悉了宣傳係統的情況和人員狀況。因為我在江州冇有盤根錯節的各種關係,所以我選用人才的標準很簡單,那就是唯才唯德……”

大家都看著徐洪剛,唐樹森不動聲色。

徐洪剛繼續道:“關於廣電局和報社的一把手選配問題,這段時間,我進行了認真的摸排調查,既征求了部裡部分人員的意見,也和兩家單位的一些中層進行了單獨談話,同時還側麵對這兩家單位目前的主持進行了綜合考察。

在這個基礎上,我的想法是,廣電局局長由現任副局長袁立誌擔任,報社由總編輯文遠繼續主持,報社一把手,可以等有合適人選的時候調配過去,或者等市裡統一提拔正處級乾部的時候任命。”

對廣電局和報社的一把手,徐洪剛是動了一番腦筋的,袁立誌無論從哪方麵考慮,都能勝任廣電局一把手的位置,特彆他還是被楚恒打壓架空的。

楚恒打壓架空袁立誌,自然他就不是唐樹森的人,自然可以用。

而文遠,雖然冇有證據,但徐洪剛有些懷疑李有為的出事是他搗鼓的,而李有為和自己的私交又不錯。

還有,文遠剛主持報社工作,還冇扶正,就迫不及待打壓李有為的老部下喬梁,這讓徐洪剛很反感,這種鼠肚雞腸的人,如何能擔任報社一把手呢?

所以,徐洪剛打算讓文遠暫時繼續主持,等自己中意的人當上報社一把後,立刻把文遠拿下,在宣傳係統找個虛職讓他呆著玩去。

至於徐洪剛中意的人,他現在還冇完全考慮好,還需要繼續考察。

徐洪剛說完,景浩然看著大家:“各位談談自己的想法。”

唐樹森咳嗽了一聲,道:“洪剛部長的建議,我認為是有道理的。但從組織部分管乾部的角度考慮,我有一點不成熟的想法。我認為,我們選配一把手,首先要考慮的是穩定,這個穩定,既包括市委市政府,也包括單位。

報社是市委直屬單位,是黨委和政府的喉舌,報社長期冇有黨委書記,對報社內部員工的穩定,對報社宣傳工作的開展,對黨控製輿論宣傳工具,都是不利的。”

景浩然道:“樹森部長,那你認為誰是報社黨委書記的合適人選呢?”

唐樹森笑了下:“我已經離開宣傳部了,這事當然還是要由洪剛部長定,我說不合適。”

唐樹森這話有點和稀泥的意思,既不同意徐洪剛的想法,卻又不提出合適的人選。

景浩然嗬嗬笑了下:“聽樹森部長這話的意思,你似乎有認為合適的人選了,你擔任過宣傳部長,對宣傳係統的乾部還是很熟悉的,何況你現在是組織部長,也有選配乾部的責任,不妨說出來讓大家聽聽。”

徐洪剛也笑道:“是啊,樹森部長是宣傳部的老部長,現在又在組織部管理乾部,在這事上還是很有發言權的。”

唐樹森點點頭:“既然景書記和洪剛部長如此說,那我就直說了,我認為報社總編輯文遠,是很適合擔任報社黨委書記兼社長的,這個人我在宣傳部當部長的時候就瞭解,做事胸懷坦蕩,為人正直,為政清廉,李有為出事後,文遠主持報社工作,勤政愛社,兢兢業業,報社各項事業得到了持續的發展……”

唐樹森滔滔不絕誇讚了一番文遠,似乎他早就打好了腹稿。

聽唐樹森說完,大家都不做聲。

豐大年手指輕輕敲著桌麵,看似很悠閒的樣子。

吳惠文則不動聲色。

徐洪剛心裡有氣,唐樹森對文遠的誇讚顯然言過其實,顯然,唐樹森對自己在就任後排擠他的人不滿,想借這個場合和自己作對。

當然,唐樹森這麼做,也有想把文遠拉入自己陣營的意圖。

甚至,唐樹森應該還有其他目的,隻是目前自己還不能明確判斷。

景浩然看著徐洪剛:“洪剛部長,你現在的想法呢?”

“樹森部長的意思我明白了,但我堅持剛纔的想法不變,我初到江州,在宣傳係統既冇有老根底,也冇有裙帶關係,唯一想做的就是把自己的工作乾好,所有的做法都是為了江州的宣傳事業。”徐洪剛的話軟中帶硬,暗中帶有諷刺唐樹森拉幫結派搞裙帶的意味。

徐洪剛這話一出,大家都明白了,徐洪剛剛擔任宣傳部長,正急於打開工作局麵,這時候自然想任用自己看中的信得過的人,而唐樹森在宣傳係統有很多老根底,他這時候再插手宣傳係統的人事安排,自然會讓徐洪剛反感。

何況唐樹森對文遠的溢美之詞,顯然也有些誇大。

-蘊全身上下翻找了幾遍,她並冇有攜帶任何物品,除了掛在腰間的一個普通香囊。她打開香囊,幾塊碎銀引入眼簾,其餘並無半點私人資訊。但這就足夠她縮小範圍了,首先排除外地人的可能。看她這衣裝打扮不像是普通人家,那身上並未攜帶貴重物品自然就不是因為窮。她的目的地極有可能就在這條街的哪個高門大院裡,離家不遠,熟悉環境,纔會未帶隨從出門。隻帶幾塊碎銀出門,想來辦的也不是什麼大事,可能就是出門解個饞,買幾本閒書。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