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向線段 作品

一句謊言

    

而現在,這個黑不知道多少代,正在警察的包圍圈裡,接受警察的安撫,說不定過會還有熱可可和小毛毯,在讓一個警察拆除和他綁在一起的炸彈。太酷了,拆完彈手銬都不用拆直接鐵窗淚一條龍服務,小孩哥爆改進獄係,太刑了,太可拷了,真是可獄不可囚啊!五十嵐落表示他笑不出來。6.萩原研二:“話說,小朋友,你的家長呢?”五十嵐落:“在工作吧?或者在抱著自己英年早逝的頭髮哇哇大哭?”萩原研二:“呃,那你出門冇人跟著嗎?”...-

1.

如果讓成熟的五十嵐落評價一下這個世界,那他會慢悠悠點上一支菸,擺出一副高深莫測的表情,挑起你的興趣,然後閉口不言。

但現在的五十嵐落甚至冇成年。

再準確一點,他連到犯中二病的年齡都冇到。

所以,完全不用參考他的意見啦,反正這不是什麼重要的東西哈哈哈——

五十嵐落:“……”

五十嵐落:“我還是有話要講的。”

係統選擇興致勃勃地把麥克風塞對方嘴裡:“什麼什麼,難道是——”

五十嵐落:“狗屎。”

係統:“‘錯的不是我是這個世界’?”

五十嵐落:“?”

係統:“?”

2.

雖然很不可思議,但不要小看小孩子。畢竟你永遠不知道有冇有死神閒著冇事乾扮成小學生在人間晃悠好添點業績,也不知道紮著斜馬尾的小蘿莉會不會有一拳錘斷你肋骨。

“所以呢?”

五十嵐落稚嫩的臉上都是冷漠。

“什麼所以?”

係統選擇裝傻。

“……你知道我能聽見你在說謊吧。”

“……”

“其實,”係統作深沉狀,“我和烏丸延一致認為你要多見見世麵了。”

五十嵐落表示不會說謊可以不說。

眾所周知,見世麵=世界那麼大我要努力作死拚命闖禍玩不死就往死裡玩。

但是,

先不提烏丸延那個傢夥對自己要星星還得順手送個月亮,然後大喊“孩子還小啊”的態度,再不提其實自己看上去很弱雞但其實能敲碎彆人天靈蓋,更彆提自己身後常年跟著一群天天嚷嚷“少爺,少爺!”但還算有用的保鏢,還不提……

係統:“你還是提一下吧。”

五十嵐落:“提什麼,你嗎?那還是算了吧。”

係統怒了:“你什麼意思?!”

五十嵐落:“嗬。”

3.

五十嵐落覺得現在不是拌嘴的時候。

哦這裡需要補充一下,此時的五十嵐落在被絕讚綁架中。雖然本人不太認同,但沒關係,反正他隻是個小孩啦(擺手)

總之就是,大樓,小孩,手銬,八個蛋,舉著“快跑”字樣的係統……

嘶,好像有什麼不對。

五十嵐落沉默:“B,你腦子終於壞了嗎?”

係統:“叫我乾什麼,不對,我哪來的腦子?”

一人一統深情對視,隨後若無其事轉開視線。一統淡定收起紙板,一人安靜等待警察。

4.

五十嵐落:“雖然但是,為什麼手銬裡麵墊了一層絨布?”

係統:“這叫未成年人保護。”

五十嵐落:“?”

5.

警察的速度還是很快的,那個負責拆彈的姓萩原的年輕警察一邊安撫著五十嵐落一邊掏出拆彈工具,地上還放著一部通著電話的手機。

是個看起來非常靠譜的警察呢。

對此,五十嵐落表示如果萩原研二不是警察他會更高興一點。

順便一提,五十嵐落是某兩個黑手黨組織的繼承人。一個來自他不靠譜的監護人烏丸延,一個來自他的意大利血脈,他的快樂老家。

而現在,這個黑不知道多少代,正在警察的包圍圈裡,接受警察的安撫,說不定過會還有熱可可和小毛毯,在讓一個警察拆除和他綁在一起的炸彈。

太酷了,拆完彈手銬都不用拆直接鐵窗淚一條龍服務,小孩哥爆改進獄係,太刑了,太可拷了,真是可獄不可囚啊!

五十嵐落表示他笑不出來。

6.

萩原研二:“話說,小朋友,你的家長呢?”

五十嵐落:“在工作吧?或者在抱著自己英年早逝的頭髮哇哇大哭?”

萩原研二:“呃,那你出門冇人跟著嗎?”

五十嵐落:“有啊,我有保鏢。”

萩原研二:“那保鏢呢?”

五十嵐落瞥了眼心虛地亂瞟的係統,意味深長:“對啊,我保鏢呢?”

7.

烏丸延有冇有哭我們不得而知,反正保鏢先生們確實快哭出來了。

“少爺!我那麼大一個少爺呢?!怎麼duang一下冇了?少爺——”

聞者落淚聽者傷心。

不知名路人抹了抹眼角的淚花,決定繞著這幫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西裝猛男走。

-認為你要多見見世麵了。”五十嵐落表示不會說謊可以不說。眾所周知,見世麵=世界那麼大我要努力作死拚命闖禍玩不死就往死裡玩。但是,先不提烏丸延那個傢夥對自己要星星還得順手送個月亮,然後大喊“孩子還小啊”的態度,再不提其實自己看上去很弱雞但其實能敲碎彆人天靈蓋,更彆提自己身後常年跟著一群天天嚷嚷“少爺,少爺!”但還算有用的保鏢,還不提……係統:“你還是提一下吧。”五十嵐落:“提什麼,你嗎?那還是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