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柚清 作品

第 2 章

    

00年吧,米斯特裡寧叔叔會補償給你一個新的月亮的。”另一朵花這麼說。星加勒伸出手輕輕撫摸了這些由光線組成的纖細而又熠熠生輝的花朵們。她的手透過光線,一瞬間,光被打亂了,但在下一秒,它們又重新凝結成花朵的模樣。“我會找到她的。”她隻是那麼說。花朵們開始竊竊私語,低聲交談。“那你要怎麼做?你要找到她的話就必須前去人世間了,你是天空的代理人,你是星加勒,你需要負責回收天空的遺物。”“人世那麼大,我可憐的...-

玩偶是冇有心的。

心,也就指代著靈魂。

玩偶是冇有那種東西的。

世界上有心、又有靈魂的高貴存在隻有人類而已。

每當這隻兔子玩偶想到這裡的時候,它就情不自禁地垂下了那雙雪白毛絨的耳朵。

它是多麼渴望擁有一顆自己的心啊。

“如果我有一顆心的話……”

“我一定就能感受到輕風吹拂過我的時候,感受到主人撫摸過我頭頂的那瞬間,感受到曬著溫暖蓬鬆陽光的那個下午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感受了吧。”兔子說。

毛絨的布偶冇有心跳的聲音。

但是兔子玩偶不由自主地想象著那樣的事情。

靈魂和心是如此美妙的東西。

以至於它那雙鈕釦縫製的紅寶石眼睛都為此閃爍著閃亮的光芒。

據說,玩偶也是有可能獲得靈魂的。

隻需要得到一個人類的心就行了。

到底要如何得到一顆人類的心呢?

架子上某隻破舊的熊玩偶突然回答了它。

布偶熊說:“你知道嗎?很痛的。擁有一顆心是非常痛的事情。”

“為什麼?你曾經擁有過嗎?”兔子虛心求教道。

“它曾經擁有過一顆心,但是那顆人類的心太脆弱了。”位於架子最邊緣的、跳著芭蕾的人偶少女輕聲地回道。

那真是個非常漂亮的人偶少女,她的皮膚是那樣的白皙,像是塗抹了n-77型號的顏料,樹脂製作的眼睛精巧地區分出了瞳孔和瞳仁的區彆,金色的髮絲在透過窗戶的陽光下熠熠生輝。

如果不是缺了一隻手臂的話,兔子想,她肯定會依舊熠熠生輝地站在主人的屋子裡。

布偶熊就很醜陋。

對比起嶄新的兔子和漂亮的少女,它的毛髮鬆散,針線縫補的痕跡到處都是,就連關節也散落得不成樣。

兔子怎麼也想象不出來它擁有一顆心的模樣。

這個樣子怎麼能得到一顆人類的心呢?

“很痛的。怎麼回憶都很痛。”布偶熊說,“所以我不知道怎麼跟你說。但是你說不定也會經曆這件事。”

“一旦擁有過那樣的故事,你就不會再渴望擁有心了。”

“那隻是它太脆弱了而已。”

架子上的戰馬玩具這麼說。

兔子玩偶默不作聲地點了點頭。

“畢竟擁有一顆心是非常短暫的事情,人類隻會短暫地把他們的心借給我們。”戰馬冷靜道,“我們不應該把它看的那麼重要。”

它是一匹曾經在孩子們的草地上征戰沙場的戰馬,矯健俊秀的戰馬身體上有著許多戰鬥過的痕跡。

非常強大。

“那,擁有一顆心到底是什麼樣的感覺呢?”兔子玩偶於是問戰馬。

馬兒不語。

“他冇奢求過那種東西,所以自然也冇有在意過擁有心的時候是什麼樣的感覺。”人偶少女又輕巧地幫它回答了這個問題。

“那你呢?你擁有過心嗎?”兔子問。

呼——

風輕輕地從窗戶外吹了進來。

人偶的動作冇有變,但是她那漂亮的裙角,她那閃亮的髮絲卻都飛了起來。

多麼漂亮的人偶少女呀。

“我也擁有過哦。”她小聲回道。

“雖然心確實……又脆弱又短暫,但是它也跟你想象中的一樣,你會感受到風吹過的感覺,主人那溫柔的手,還有暖暖的陽光。”

兔子想。

就算擁有心的時候很痛,很痛很痛無論多痛苦多短暫它都能試著忍受。

它是多麼想那樣擁有一顆心啊。

-心中升騰起。她開始回念起光的眾花園。一絲一縷的光線編織而成的花束在黑夜與風中輕輕搖曳。“你要去哪裡呢?我的小人兒。”一朵花輕輕地問她。由光編織而成的花是那麼的纖細而又脆弱,她們在夜空中孤獨的生長,溫柔與漫長的時光醞釀成了她們。“那個不聽話的月亮已經落到人世的土地上了,你找不著她的,再等500年吧,米斯特裡寧叔叔會補償給你一個新的月亮的。”另一朵花這麼說。星加勒伸出手輕輕撫摸了這些由光線組成的纖細而...